員工通道 企業郵箱 設為首頁
資訊中心

【航空】除了大興機場,全球機場還有哪些“黑科技”?

發布時間:2019-10-14    來源:民航資源網
關注鼎瀚:
        全球有超過4萬個機場。國際航空協會(IATA)的數據顯示,用于商業運營的機場大約近萬個。剛剛投入使用的大興國際機場將會成為最大也是最忙碌的機場之一。
  關于這個機場的說法已經很多:800億元的投資;全球最大單體候機樓;還有七條跑道,比世界最忙的機場亞特蘭大機場還多兩條。
  它還是一個集合最新“黑科技”于一身新機場:自動停車、電子行李牌和刷臉過關是它拿出來炫耀的新產品。單看大興機場的每項技術,其實都不令人感到陌生。但它們在機場的應用代表了新科技的落地方向,以及新的商機。
  新機場的新噱頭
  新產品確實挺酷,所有的改進都指向一個目的:效率。但必須指出,目前大興機場還有很多“黑科技”還處于試驗階段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福利。
  大興機場專門設立了一層自動停車場。進場后,司機不用找停車位,會有一臺自動停車機器人(AGV)——其實是一臺升降叉車,把汽車送入停車位。取車時,AGV會把車送到車主面前。目前大興機場的AGV還帶有較為濃厚的實驗性質,能夠提供自動停車的車位僅有100多個,還不到全部停車場停車位的1%。
  行李牌也成了關注點。以往在托運行李時,乘客行李上會貼上行李標簽,現在是一張永久無源電子行李牌取而代之。東航在它的App上免費發放4000張這樣的行李牌。它可以貼在行李箱上,長期使用。行李托運可以通過App自助辦理,只要用手機碰一下行李牌,所有行李托運信息都會顯示在用戶手機上,然后就可以像查快遞一樣,隨時查看它走到哪兒了。
  在大興機場,你有可能不用像以前那樣大清早在安檢柜臺心浮氣躁地排隊,刷臉可以快速過安檢。乘客可以用手機提前辦理自助值機,到了機場,刷一次身份證刷一次臉,就可以進入人工安檢程序。大部分人可能沒有意識到,在拿出隨身行李放進塑料筐里時,人臉識別系統會再次掃描,以便將乘客和它們的行李匹配。這樣行李即使丟失,也能很快找到失主。接下來,通過了人工安檢來到登機口,乘客也不用拿出登機牌,在登機口工作人員的智能眼鏡注視下,再一次刷臉,然后……祝您旅途愉快。
  在大興機場,從走進航站樓,到抵達登機口,整個過程可能需要20分鐘。時間已經夠短,但還可以變得更短。
  未來,乘客甚至可能不用掏出身份證,只需要刷臉就可以通過安檢和登機,還可以提前在酒店辦理托運行李。只要行李不超重并且安檢沒有問題,就大可不必再重復柜臺前排隊的經歷。
  大興機場“新科技”涉及的技術,在工業領域很多已經耳熟能詳。在機場使用的AGV,其實在上海洋山港的集裝箱裝卸碼頭已經應用,并成為央視紀錄片《超級工程II》里的明星技術。它通過電磁和光學感應等自動引導裝置實現準確地停車和裝卸,在物流領域已經相當普及。
  刷臉技術也不是大興機場首創,此前它已經在香港機場、深圳機場以及首都機場二號航站樓試運營。這背后是生物識別技術的加持。
  無源電子行李牌則屬于首次應用,但通過行李牌向手機傳輸信息的近場通信技術(NFC)絕對不會讓人感到陌生。持手機閃付出入地鐵,NFC技術功不可沒。
  刷臉和機器人一起上
  屢獲最佳 新加坡樟宜機場曾提出了一個口號:“你的臉就是你的護照。”說明生物特征識別技術日臻成熟。2017年蘋果iPhone X推出了Face ID,計算機人臉幾何外形比對技術已經可以用在手機解鎖上。隨后刷臉支付技術也提上日程。實際上,可以當做護照使用的生物特征除了乘客的面部特征,還包括聲音特征、虹膜、指紋、掌紋甚至人的步態。
  刷臉得以在許多機場應用,一個原因是它具有非接觸性的特征,避免了在識別過程中機器與乘客之間接觸,辨識進程比較人性化,且它的辨識速度已達到毫秒級,可以做到快速地通過。
  另一個比較方便的非接觸性識別技術是語音識別。人的聲音頻率在大多數情況下不會發生變化,屬于生物特征之一。美國的部分航空公司正準備把谷歌等語音助手引入值機。屆時,乘客說一聲“嘿,谷歌,請幫我辦理值機”,就如同說“芝麻開門”那樣,瞬間驗證大門就可以打開。不過,語音助手如果面對采用變聲設備的人,是否能正確識別呢?現在還是個疑問。
  整個生物識別技術的應用,將在客流高峰期將通關安檢效率提高10%左右,同時還將節省大量的人力。
  相對于生物識別技術,機器人在機場的應用場景更加多樣化,也相對成熟。AGV自動停車機器人是其中之一,目前在發達國家的主要機場,紐約的肯尼迪國際機場和巴黎戴高樂機場已經開始使用。自動停車機器人以外,行李機器人和清潔機器人已經出現。行李機器人分為兩種,有可以幫助乘客運送行李,也有在托運行李終端負責裝卸的機器人——它可能會讓行李裝卸變得沒有那么粗暴。
  另外還有一種機場智能問詢機器人,可以語音回答航班信息、天氣狀況以及值機等方面的問題。廣州新白云機場在2018年上線了“云朵”智能問詢機器人。這個外表上有意制成人形的機器人能夠識別多種語言,除了問詢和引路,還具備音視頻娛樂功能。后面這一點讓它頗有成為機場明星的潛力,也讓它帶上了濃厚的廣告意味。
  眼下,各個機場的機器人還沒有大規模應用。不過按照計劃,到2020年東京奧運會之前,東京羽田機場一整個“機器人團隊”就會全方位地投入到工作中。
  區塊鏈和空中Wi-Fi
  另一處可以關注到的“黑科技”場景,是機場和空中消費。機場目前的盈利模式中,非航收入占比在不斷提高,機場消費是其中的一部分。讓乘客更加便捷地支付,可以增加他們的消費。在這一方面大顯身手的是區塊鏈技術。舉個例子,如果在迪拜機場轉機,想要點個漢堡,卻發現手上只有一堆歐元硬幣,想要去換當地貨幣迪拉姆又不甘心受到機場坑人的匯率盤剝,一個區塊鏈數字錢包或許可以緩解這種尷尬。
  新加坡航空已經推出一個以區塊鏈為基礎的數字錢包,名字叫做Krispay。自家的常旅客可以用里程折算成積分購物,大大方便了乘客在協議商店、機場和航班上的消費。數字錢包在購物時開發票和退稅將會很方便,因為區塊鏈分布式記賬的方式使各個協議節點都有信息記錄,乘客不用拿著一大堆發票在機場退稅處排隊。
  數字錢包里有乘客的消費數據,有足夠的信用讓乘客更加容易改簽機票。未來,區塊鏈技術還可以用于驗證個人信息。東航的電子行李牌如果獲得區塊鏈技術的支持,托運行李的查找定位將更加方便。
  國際航空電訊集團(SITA)統計說,到2021年,全球34%的機場將會應用區塊鏈技術。
  鼓勵消費的另外一個手段是上網。
  2018年全球有82家航空公司實現了飛機上的Wi-Fi,比2017年增長17%。這個目標一直在緩慢地推進。為了上網,飛機上需要另外安裝無線網絡信號接收裝置,每架飛機可能要額外增加至少30萬美元成本。但是這一費用可以通過收取上網費用得到補貼。美聯航的空中Wi-Fi最低價是兩小時12美元。
  一旦有了Wi-Fi,各種盈利場景也就打開了。只要帶寬足夠,未來乘客可以在跨國航班上用Wi-Fi收看Netflix的電視劇,用亞馬遜會員的身份下單購物。若干航空公司專門提供支付寶服務,讓中國人在天上也能購買免稅品——機場和航空公司的精心安排,會讓乘客更加方便地掏腰包。
 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調查說,從2017年到2035年,全球航空公司光是從上網收費中就能賺到159億美元,因為空中上網產生的電商消費將會達到68億美元。科技即生意,投入和產出都是真金白銀。
  另一個進入機場的零售巨頭是亞馬遜。它把無人便利店Amazon Go開進了機場。這一商店的神奇之處是,亞馬遜會員進入后可以無感刷臉,看中想要買的東西,拿起來可以直接走。購物的支出可以在會員的電子賬戶上扣除。這也不失為擴大生意的做法。
  黑科技背后的生意經
  機場是科技公司們的重要生意場和試驗場,因為全球機場正在進入智慧機場加速建設的階段,錢越投越多,市場的復合增長率約為11%左右。

\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圖:到2026年,智慧機場市場容量達到311億美元。
  在這場數字化建設中,機場對科技公司和獨角獸們具有強大的吸引力。
  機會來自兩方面,一方面機場本身就是個高科技載體,它需要不斷投資最新的科技,提升管理效率;另一面,來到這里的人們是一個經過機票價格篩選的、有較高消費能力的群體。to B和to C的技術,在這里都能找到訂單。
  大興機場和國內其他的“黑科技”供應者當中有不少獨角獸。刷臉通關技術來自商湯科技,機場登機口工作人員戴的智能眼鏡來自云從科技,中國四個計算機視覺獨角獸,人稱“CV四獸”有兩個入駐了大興機場;白云機場的“云朵”機器人,則來自優必選。而自動泊車機器人的技術背后,是20多家國內AGV公司在激烈競爭。
  此外,海康威視的民航智慧安保綜合解決方案已應用在大興國際機場上。2017年阿里巴巴的“云ET航空大腦”進駐首都國際機場。這里一天起降1600架飛機,平均每分鐘有至少一架飛機起降,“航空大腦”會優化停機位的分配和飛機進港路線。
  不僅僅是阿里進駐了機場,實際上在to B的業務上,各家大廠早就蹲點守著了。爭奪的重點是智慧機場的信息基礎設施建設,但這一市場競爭才剛剛開始,各種技術的商業實驗色彩濃厚。

\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圖:BAT+華為在智慧機場上的布局,不完全統計。
       國外的ICT大廠和機器人制造工廠也在努力進軍智慧機場。微軟主要靠Azure云服務拿下國外大機場,包括科威特、迪拜、希斯羅和法國部分城市機場的云業務。機場機器人研發,在國外則主要以LG、日立以及歐洲一部分機器人公司為主。
  在機場通關系統上,美國方面對于語音識別通關技術的興趣要大于對人臉識別的興趣。亞馬遜和谷歌的語音助手們正在逐漸滲透進入機場通關系統中。谷歌等大廠都開發了自己的人臉識別系統,但它們在將其應用在機場通關系統上卻顯得小心翼翼,原因是部分公眾對隱私權存在擔憂。
  從2018年9月到2019年9月,美國達美航空在4個機場部分登機口應用了自家研發的人臉識別技術,而且僅在乘客同意的情況下才進行人臉識別。此外,紐約肯尼迪國際機場T1使用了葡萄牙Vision-Box的人臉識別技術。更多的人臉識別技術的應用尚未展開。
  智慧機場的發展,現在已是一個不可阻擋的趨勢。但是各項科技的投入還處于試驗階段,長期盈利狀況還是個問題。另一個問題,如美國的情況所顯示的那樣,是隱私顧慮和數據安全。在全球機場智慧程度不斷提升之時,它帶來的擔憂也越來越多。
  另外,由于生物特征信息對于許多國家來說常常涉及安全問題。幾年前在各國有關部門采集入境申請者指紋時曾引發過一些爭議,因此它在國際間的推廣也還需要各方協商。
  如何打通各個信息孤島,實現業務數據和功能與第三方系統的高效互操作,同時還要確保數據安全,這是一個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和投資的問題。在全球機場眼花繚亂的“黑科技”之下,這也是個重要的議題。
 

網站地圖法律聲明聯系我們
版權所有 ©2010 鼎瀚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京ICP備10213842號      網站建設:信達互聯
2019年摆什么地摊赚钱